ENGLISH

本届世界杯总进球数:

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唐山時的重要講話:我國是世界上自然災害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災害種類多,分布地域廣,發生頻率高,造成損失重,這是一個基本國情。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們不斷探索,確立了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的工作方針,國家綜合防災減災救災能力得到全面提升。要總結經驗,進一步增強憂患意識、責任意識,堅持以防為主、防抗救相結合,堅持常態減災和非常態救災相統一,努力實現從注重災后救助向注重災前預防轉變,從應對單一災種向綜合減災轉變,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全面提升全社會抵御自然災害的綜合防范能力。防災減災救災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事關社會和諧穩定,是衡量執政黨領導力、檢驗政府執行力、評判國家動員力、體現民族凝聚力的一個重要方面。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要著力從加強組織領導、健全體制、完善法律法規、推進重大防災減災工程建設、加強災害監測預警和風險防范能力建設、提高城市建筑和基礎設施抗災能力、提高農村住房設防水平和抗災能力、加大災害管理培訓力度、建立防災減災救災宣傳教育長效機制、引導社會力量有序參與等方面進行努力。

科研動態

科研動態
相關鏈接

基于多臺接收函數疊加研究青藏高原東北緣及其鄰區復雜的地殼變形

  印度板塊與歐亞大陸自50Ma以來的碰撞導致了青藏高原的不斷抬升、地殼增厚以及向外圍生長,而青藏高原東北緣是構造變形強烈、地殼增厚明顯的地區之一,但關于該地區的地殼增厚機制仍存在較大爭議。
  地球內部物理學與深部孕震環境研究室的徐小明等基于ChinArray項目II期寬頻帶流動地震臺陣記錄到的遠震波形,利用多臺接收函數疊加方法開展了地殼厚度、波速比和地殼各向異性的研究,獲取了青藏高原東北緣及鄰區的地殼結構特征(圖1,2)。研究結果顯示,青藏高原東北緣及其鄰區Moho深度和波速比具有很強的橫向不均勻性,Moho深度由東北向西南逐漸加深,與地表地形有一定相關性。呈“鋸齒形態”(zigzag geometry)下陷的莫霍面前緣表明青藏高原東北緣向外圍的擴展和生長并不是均勻的。波速比在祁連造山帶、松潘-甘孜地體和秦嶺-大別造山帶地區最低,與地殼厚度的變化成反相關的特征。大部分臺站的Ps震相快軸極化方向均呈北西-南東方向,大體平行于地表構造走向和XKS快軸方向,而河套盆地和銀川地塹地區的極化方向為北東-南西向,幾乎與XKS的結果相垂直。因此,我們認為青藏高原東北緣地區是地殼、上地幔垂直連貫的耦合變形,而河套盆地和銀川地塹地區為殼、幔解耦的變形方式。

圖1 Moho深度和波速比分布
圖1 Moho深度和波速比分布



圖2 地殼各向異性與APM、XKS和GPS結果的對比
藍色線段為XKS震相快軸極化方向和分裂延遲時間(Chang, et al., 2017),綠色箭頭表示GPS速度?。╖hao et al., 2015),加粗的黑色箭頭表示絕對板塊運動(Kreemer et al., 2014)


  上述研究成果在2017年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上發表(Xu et al., 2018. Complicated crustal deformation beneath the NE margin of the Tibetan plateau and its adjacent areas revealed by multi-station receiver-function gathering. 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 497: 204–216.)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26日